德耆动态
慈善文化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德耆动态 慈善文化

慈善微革命:中国慈善发生了什么?

发布时间:2013/9/29 22:44:25

 

   受“郭美美”等系列事件冲击,中国慈善于2011年触底,在全民大讨论大反思之后的2012年,未能上升,全国捐赠总额依然下降,2013年,仍在底部徘徊。两年多来,中国慈善公益在谷底发生了什么?我们注意到,萧淡的捐款总额之下,中国慈善公益之变正在发生:伴随全民共识的达成,平民公益崛起,人们从抱怨转向行动,从宏大叙事转向小叙事,社会组织渐次发育,这是一场慈善微革命。
    到底是春天还是冬天?
    2011年,“郭美美”“天价餐费”等慈善界丑闻迭出,将慈善瞬间拉入谷底。中国红十字会捐赠收入,从2010年的30.12亿元急速跳水,降到2011年的5.58亿元。中民慈善捐助信息中心统计,2011年社会捐赠总额约845亿元,下降18.1%。
    到了2012年,中国慈善在见底之后未能上升。社会捐赠总量降到700多亿元。
    福布斯2012中国慈善榜捐赠总额为47.9亿元,同比上年下降41%,100人的入围门槛也由1400万元降低至1000万元。到了2013年,该榜单未见起色,捐赠总额为46.5亿元,入围门槛继续降低,至420万元。
    民政部救灾司原司长王振耀在2012年3月说:“2011年,中国慈善事业经历了一场系统深入的现代理念洗礼。”因为,普通大众通过网络广泛参与到辩论之中。
    离开民政部进入慈善界的王振耀畅想,在经历这场构建共识的全民大讨论之后,中国慈善将迎来一个高峰,“中国将出现2万个基金会,常年捐款超过1000亿向3000亿走,基金会资产超1000亿元,这都不是一个虚无缥缈的空想。”
    现在看来,王振耀畅想的这些数字仍在“虚无缥缈”范畴。截至2013年9月11日,中国基金会总数为3361家。
    这到底是一个春天,还是一个冬天?显然,慈善转型同样存在众多复杂性、停滞性和不确定性。
    或许正如中国扶贫基金会执行副会长何道峰所言:“我们生活在一个令人兴奋的时代,我们也生活在一个遭受着无比困扰的时代。”
    最大的问题是:2011年至今,徘徊在谷底的中国慈善公益,两年多来发生了什么?这是一个什么样的谷底?
    在谷底:从边缘走到核心
    现在看来,2011年后,郭美美、天价餐费等传播最广的丑闻本身,并不是要害。要害在于丑闻之后的全民讨论、共识建立。
    现担任北京师范大学公益研究院院长的王振耀注意到了其中的关键:“一二十天内,就从对郭美美这个小姑娘的质疑转到对一个公益组织的公共行为的质疑,质疑公益机构的透明度和制度建设。”
    “有段时间郭美美发现没人关注她了,自己跑到派出所报案。”王振耀注意到了这个细节。
    中国社会大众的这种成熟,并不是偶然的。
    在郭美美事件爆发前的2010年末,全国共有公募基金会1076家,非公募基金会1096家,非公募基金会首次在总数上超越了公募基金会,成为民间资源的主要筹集平台。公募基金会和非公募基金会在发展上有不同的逻辑,公募的主要是政府官办,而非公募的是民办。
    更重要的是,也就在这一年,中国GDP超越日本,成为国际第二大经济体,人均GDP超过4000美元,进入了国际公认的“中等收入”发展阶段。
    经济基础的构建,需要相应的社会转型予以呼应。中国已经站在一个新的历史节点。这便是郭美美迅速进入话题中心又迅速被冷淡的原因。
    大讨论之后,慈善领域的社会共识确立了:向现代慈善(组织化、职业化、金融化、平民化)转型、必须透明、政府管理要改进。
    这些共识,在两年后的今天,虽仍未充分展示其影响,但可以确定的是,慈善从边缘走入了核心,进入了社会议程主流之列。
    社会总捐款数字在降低,但变革已经起步。
    低谷中的心灵叩问
    在2012年,慈善界发现,质疑风暴并未过去,而社会捐赠总数下降的速度,也加剧了。事情正在起变化。变化发生在捐款数字之外的地方。
    慈善蓝皮书《中国慈善发展报告2013》主编、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政策研究中心副主任杨团对2012年进行了这样的总结:“2012年是各种社会力量交织汇集,推动中国慈善社会化变革发端的一年。慈善公益界最显著的特征,是社会救助与社会问责网络微公益向追求社会公平、公正的微公益转化。”
    中国扶贫基金会执行副会长何道峰则认为,要理解2012年的中国慈善公益及社会化变革,需要寻找另一个维度,即处于现代化进程中每个人所追寻的物质与精神冲突。
    “2012年,中国人的心灵叩问进入高潮期。”何道峰说,这些叩问包括:挣钱越多就越幸福吗?生命的真正意义是什么?为什么世界有这么多的不公平?我们每个人能为这个社会与民族的精神追求和价值实现做些什么?
    此时此刻,2012年的宏观环境已然不同,中国人均GDP超过5000美元,而城市化水平也首次超过50%。社会心理必然要与之呼应。
    从宏大叙事转向小叙事
    人民网舆情监测室评选的2012年社会微公益十大事件,五彩纷呈:儿童大病医保、北京7.21爱心车队、帮“廖丹夫妇”渡难关、“与父母合个影”、救助“西单奶奶”、用爱撑起百岁老人鞋垫摊、京城接力救助小传旺、抗癌漫画家熊顿感动网友、救助“白血病女孩鲁若晴”、带着外公去旅行。
    这十大微公益事件显示了慈善与公益的紧密相连,在这里,我们很容易看到对良善的追求,以及人与人之间的惺惺相惜。“与父母合个影”和“带外公去旅行”,这本来是属于私人领域的亲情,最后演化成一场公益行动。
    在北京大学公共传播与社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师曾志看来,十大微公益事件呈现出的是关注人本身的生命和生存,人们的关注点从政治和经济转向社会,尤其是人的日常生活,“由远及近”关注身边的人、事及生存环境等,重返个体生命的富生态家园。
    的确,公益的核心内容,由过去的宏大叙事越来越转变为日常生活的小叙事。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人们关注的是政治和经济等宏大议题,但在这些领域内,人文关怀话语有所缺失,人们常常陷入一种批判的悲观循环中,最终造成人的无力感。
    如今,局面开始出现转变。
    微公益也呈现出年轻化、少对抗、多行动的特征。2012年9月,三峡大学学生刘艳峰申请公开陕西安监局原局长杨达才工资。南京邮电大学学生段国超申请公开广州城管番禺分局原政委蔡彬2011年的工资总和。这种方式少了尖锐的对抗,同时也是具体的行动。
    “人们对公共利益的关注,从站在国家角度进行‘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尖锐批判,到站在个人角度从个人的私人情感、利益出发的公益行动,从被动到主动。”师曾志说。
    社会氛围变了,从更多的抱怨和批判转向更多的自我行为的改变,从“围观改变中国”到“行动改变中国”。慈善甚至时尚起来,敏感的企业营销人员也注意到,介入慈善,公益项目最易获取民心,比如,在央视“寻找最美乡村医生”活动中,人们会注意到白酒企业洋河的宣传身影。
    这是慈善公益领域的社会转型,复杂、多元、日新月异,它是中国社会整体转型进步的注脚之一。
    在这个背景下,微公益事件往往很快转变为线下公益组织,比如,北京7.21爱心车队灾后成立“双闪志愿者”公益组织。在与思源工程基金会达成1亿元合作之后,“钢子”所倡建的“钢丝善行团”正在开展全国万里行活动,以寻找合适的救助项目。
    这些公益色彩的组织将走向何方,堪为中国慈善、公益转型的注脚与标本。
 
    截至2012年底,全国共有49.2万个社会组织,比2011年增长6.5%,是自2009年以来社会组织总量增长最快的一年。其中基金会2961个,比2011年增长13.3%;民办非企业单位22.1万个,比2011年增长8.3%。此外,在城市街道社区备案的群众性社会组织达20多万个,在上述社会组织总量中还没有计入各地尚未登记的草根型社会组织。
    公益回归了平民。这在《瞭望东方周刊》预言“慈善的春天到来”的2006年,是不可想象的,那个时候,我们对慈善的视野还局限于富人身上。

 ©  版权所有 广东省德耆慈善基金会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大良新宁路一号(信业大厦七楼) 邮编:528300 爱心热线:0757-29233333    技术支持:佛山网络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