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耆动态
业界新闻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德耆动态 业界新闻

她开过9家养老院,关了5家

发布时间:2013/10/15 22:43:28

 

问题
 
布局上缺少统一规划,造成主城一床难求,郊区空置赋闲。
 
普通床位多,医养结合少。
 
民办养老机构基本上采取租赁等方式,场地难找。
 
建议
 
在新区规划过程中,将每千人设置3~6张机构养老床位,做为公共配套的刚性指标,强制执行。
 
在公开土地市场上规划养老机构数量,实现机构养老建设由政府包办向市场运作的转化。
 
尽快实施养老设施的布点规划。
 
—南京市民政局副局长赵军
 
截至2012年年底,南京60周岁以上老年人口达116.18万,占户籍人口17.63%,是全国第四个进入人口老龄化的城市,比全国提前了10年。
 
165家民办养老机构,已经成为南京社会养老的中坚力量。但受场地、资金等限制,不少养老院只能勉强维持微利。民办养老院为何长不大?现代快报记者调查后发现,症结在于规划。对此,南京市民政局在向政协的汇报材料中,提出建议,应尽快落实、严格落实养老设施规划。
 
现代快报记者
 
项凤华 马乐乐
 
连锁养老院曾从8家缩水到3家
 
李思美是一名下岗工人,1998年,她在南京开办了第一家民营老年公寓“真美好”,现代快报曾多次报道过她的事迹。这些年,在养老院需求越来越大的情况下,她不断地开连锁,从1家增加到9家,最多的时候接收了360位老人。
 
但这15年里,李思美一直处于开了关,关了再开的尴尬局面。“我的全部养老院都是租来的房子。”李思美说,有的因为房租要涨价,没办法只能关掉;有的则是因为城市建设的需要,不得不拆除。到去年底,8家缩水到3家,“因为有很多老人要跟着我,还有好几十名员工,今年我咬着牙又投入200万开办了第9家养老院。让我下定决心再开的原因是,这家位于鼓楼区东井亭的房子,签下了15年的租约。”李思美说,开民营养老院真的不容易,从租房、到申请、装修,起码要忙活一年的时间,然后从没有老人入住,到有八成入住率,又得花个四五年的时间,才真正开始盈利。“我的养老院经营想得很美好,但常被规划掉未来。”
 
李思美无奈地说,这个钱赚得太辛苦,有时真不想再做下去。
 
现有的养老机构有拆无建
 
目前,南京城市里的养老机构床位达25755张,但实际只入住了12001人。让老人抱怨一床难求的,多在市中心地带的养老院,比如,鼓楼区社会福利院,仅床位120张,但入住率始终保持100%。“等的时间很长,可能几个月,甚至几年也排不上。”工作人员介绍说。
 
李思美也表示,她开在市区的养老院,因为地点好,入住率也是非常高,但是一拆迁就完了。
 
谈到民办养老院面前的难题,不少民办养老院的经营者均表示,最大的困难在于场地。南京市民政局副局长赵军表示,南京市民办养老机构基本上采取租赁等方式。随着区划调整及老城改造的推进,现有养老机构有拆无建,又进一步加剧了结构性的矛盾。“比如,建邺区共有15家福利机构,床位数共计1408张。随着江心洲智慧岛工程的推进,将有6家养老机构、649张床位被拆除,全区46%的床位将消失,但养老设施规划却无法落地。”
 
新建小区要配套养老服务设施
 
 
上个月,国务院出台《关于加快发展养老服务业的若干意见》,明确各地在制定城市总体规划、控制性详细规划时,必须按照人均用地不少于0.1平方米的标准,分区分级规划设置养老服务设施。凡新建城区和新建居住(小)区,要按标准要求配套建设养老服务设施,并与住宅同步规划、同步建设、同步验收、同步交付使用;凡老城区和已建成居住(小)区无养老服务设施或现有设施没有达到规划和建设指标要求的,要限期通过购置、置换、租赁等方式开辟养老服务设施,不得挪作他用。
 
对此,赵军也建议,尽快实现养老服务设施建设的合理布局和结构调整

 ©  版权所有 广东省德耆慈善基金会    地址:广东省佛山市顺德区大良新宁路一号(信业大厦七楼) 邮编:528300 爱心热线:0757-29233333    技术支持:佛山网络公司